今日特推: 香港莎莎预亏5亿 香港奢侈品牌罕见促销
搜索:
您的位置: 创业故事网 > 创业资讯 > 市值跌去近七成,亏损再次扩大,云集模式还能继续向前跑吗? » 正文

市值跌去近七成,亏损再次扩大,云集模式还能继续向前跑吗?

浏览: 175 次 来源:创业史纪录

上市周年后,云集的挑战远未结束:连亏四年且亏损额继续扩大,市值跌去近七成。云集所代表的社交电商模式,真的可持续吗?肖尚略如何消除外界对云集的质疑?文章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作者:程璐,编辑:李薇。

“云集的未来还有巨大的提升空间,我们这个赛道真的才刚刚开始。”

听起来,肖尚略还是很从容。

一年前,云集成功赴美上市,成为“中国会员电商第一股”,但上市周年后,云集面对的挑战看起来远未结束。从资本市场表现不佳,到业务收缩,曾被期待是否会成为下一个拼多多的云集,正遭受着新的质疑:云集所代表的社交电商模式,真的可持续吗?

上市之后,云集的股价一路下滑,截至2020年5月5日收盘,云集的股价已经从11美元的发行价跌至3.51美元,跌幅超过68%;2020年4月,云集发布上市后的首份年报显示,云集2019年全年GMV(网站成交金额)为352亿元,同比增长55.1%,但2019年营收为116.72亿元,同比下滑10.32%,全年商品销售及会员营收都出现了收缩,2019年净亏1.238亿元,相比2018年的5630万亏损额扩大121%,已连亏四年。

商业世界日新月异,风口和热点轮流变化。2019年,社交电商还被捧在资本的掌心,到了今年,直播已成最热的带货方式。身为云集创始人、CEO,肖尚略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坦承,很难不去焦虑,但他表示他的焦虑不在于股价的表现,而是个人的认知与组织的成长。

即便面对外界各种质疑,肖尚略依然认为云集具有成长性,“云集的业务在稳健推进,现阶段的目标也已经很清晰,这些都不用担心。现在的挑战在于,我个人的认知与成长、云集现在组织的成长,能否跟得上外部的变化。”

瓶颈与变化

2019年5月3日,云集敲响了在纳斯达克上市的钟声,大洋彼岸的杭州,肖尚略选择在这里同步敲钟。

“我的创业过程,和杭州这片创新创业的热土紧密相连。”1999年,生于安徽铜陵的肖尚略来到杭州淘金,2003年创办“小也香水”,成为淘宝网化妆品第一个四金冠卖家,年销售额高达1.5亿元。

云集是肖尚略的第二个创业项目。2015年,他看到中间代理商在电商中的弱势地位以及个体商业力量的崛起,创立了社交电商平台云集。在阿里、京东等巨头盘踞的电商领域,肖尚略带领云集杀出重围,抢占一席之地乃至成功上市。

不过,上市不代表企业的长期成功,它只是资本运作的成功。一位长期观察消费领域的投资人对《中国企业家》表示,云集的市场是客观存在的,但社群电商不是一个长期稳定的状态,云集之后还会再迭代。

就在上市后的几天里,云集在战略探索上发生了一个重要的变化。与京东从自营向第三方服务拓展类似,云集也改变了单一的自营模式,正式推出商城业务,2019年二季度首次纳入统计披露,导致财报整体营收下降。

简单来说,商城业务就是第三方pop业务,允许品牌方在云集开旗舰店,将部分自营商品销售转移到商城平台,并收取相应佣金。肖尚略向《中国企业家》介绍,入驻云集商城的品牌,基本上都是知名且有口碑的品牌,这块业务,是云集从自营迈向自营加商城双驱动的一个重要举措。

肖尚略觉得,仅仅以现有的运营团队来服务云集的用户,力量是不够的,开放的商城业务有助于吸引更多合作伙伴加入,定位“精品会员电商”的云集则相当于一家Shopping Mall,这里也需要有很多的品牌能参与自主经营。

云集的营收主要来自四个部分:商品销售、会员营收、商城业务以及其他。商品销售,是自营模式的主要收入来源;而平台模式的核心收入是第三方佣金和广告费,商品销售收入不再计入其中,因此,经营模式的调整,导致云集的商品销售收入减少,直接表现在财报数据上,2019年云集营收116.720亿元,而2018年为130.152亿元,同比下跌了10.32%。

不过,肖尚略透露,在2019年四季度的GMV里,商城业务已经达到近50亿,占到了约45%的体量。“通过商城业务,云集实现了轻量化的运营,对于整体运营效率和服务能力的提升,都有很大的推动作用,同时也让云集成为一个更有开放性的平台。”肖尚略表示,往平台模式走的话,很多业务就不计入收入了,仅计入平台服务费,对收入确实会有影响。

创业人物

黄光裕家族新力量现

黄光裕家族新力量现身 国美系电商有点乱

国美电器[微博](1.05, 0.02, 1.94%, 实时行情)(00493.HK)大股东黄光裕已经打算自己玩电商了。 在此...[详细]

首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协议 - 友情申请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