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特推: Waymo不做自动驾驶L2,也许是谷歌“误终身”
搜索:
您的位置: 创业故事网 > 创业资讯 > 美团年报背后的隐忧与新机遇 » 正文

美团年报背后的隐忧与新机遇

浏览: 175 次 来源:创业史纪录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编者按:本文来自金融外参,作者金融外参,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3月26日,美团正式公布了2020年度财务报告。报告显示,美团2020年实现总收入达1147.9亿元,同比增长17.7%,全年净利润达47.1亿元,同比增加110.5%。截至2020年12月31日,美团平台活跃商家数和年度交易用户数分别增长至680万和5.1亿。

外卖餐饮业务依旧是营业收入支柱,财报称:“美团在餐饮外卖会员制度、消费端营销以及营运效率、拓展并提升平台上餐饮外卖供给的种类及质量几个方面的努力取得了成效,供需两端均于2020年进入了新的增长阶段。”

主营业务营收可观

上半年的疫情对美团业务有相当大影响,但从年报数据来看美团下半年有不错的表现。2020年下半年美团餐饮外卖业务收入422.3亿元,相比上半年增长了75.7%,这离不开美团对餐饮外卖市场需求的挖掘。

疫情的持续影响让美团意识到了自己业务模式的竞争力,以及消费者和商家对餐饮外卖服务的刚性需求。所以,2020年美团继续向低线城市扩展业务,推动美团交易用户数量同比增长13.3%。同时美团还进一步发掘早餐、下午茶及宵夜消费场景需求,推动餐饮外卖业务发展。同时,受到疫情影响越来越多的商家意识到了线上平台运营的重要性,入驻美团平台的商家也在增多。

另外,上半年受到疫情打击最严重的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在下半年也触底反弹,六个月营收212.5亿元,相比上半年增长178%。

美团财报称:“疫情得到控制后,汽车服务、密室逃脱等新类别服务受到消费者青睐,医美、医疗、宠物护理等重要类别也维持高增长势头”,“另一方面国民对海外及国内长途旅游的需求持续遭到抑压,但也造就了国内旅游及周末短途旅行的蓬勃发展。”

从这些数据来看,美团在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的行业地位依旧非常稳固,营收、利润均非常可观。但是影响美团发展的不稳定因子也在慢慢出现。

外卖业务的利润窘境

根据财报显示,餐饮外卖业务在美团总营收中的占比通常都在50%以上,但是经营利润却不高,2020年餐饮外卖业务的利润率上升为4.3%,数据上似乎预示着这项业务在向好转变。但是从2019年开始围绕餐饮外卖业务的风波却接连不断,餐饮外卖似乎成了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业务。

有报道显示,从2019年开始,就有许多商家诉苦抱怨美团22%的抽佣太高,自己利润减少。2020年4月广东餐饮协会对美团发难,认为美团佣金过于高昂。今年两会期间,全国工商联提案:职能部门应加强监管,把平台企业的外卖佣金,从18%-20%降低到10%-15%。

财报显示美团主要的营收就在于外卖佣金收入,2020年美团外卖佣金收入585.9亿元,占总收入的51%。假设当前收入每笔订单抽佣20%,若要将比例降低到15%,美团的佣金收入将减少约150亿元。

另外,外卖骑手与平台之间的关系也很紧张,根据财报,每年美团所担负的最大经营成本就是餐饮外卖骑手成本,2019年支付410.4亿元,2020年骑手队伍继续扩大,支付486.9亿元,但是外卖骑手实际上的收入未必理想。

根据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郑广怀教授团队在2019年7月-2020年对武汉的快递员和外卖员所做的调查,近七成武汉外卖骑手员每日工作时长在8-12小时,月均工资5882元。低于武汉市的社平工资8170元。而且,骑手常常处于高压工作状态,以至于#外卖骑手,已经成为最危险的职业之一#这一话题已经不止一次地登上微博热搜。

如果美团要餐饮外卖业务要继续扩大、持续发展,平衡商家、平台和骑手三者之间的关系就成了关键的命题。当佣金下调的压力与骑手成本压力共同来袭时,美团该如何应对?

创业人物

黄光裕家族新力量现

黄光裕家族新力量现身 国美系电商有点乱

国美电器[微博](1.05, 0.02, 1.94%, 实时行情)(00493.HK)大股东黄光裕已经打算自己玩电商了。 在此...[详细]

首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协议 - 友情申请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